足球直播

新赛季新气象:澳超联赛开始重视U23球员的培养

时间: 来源:足球直播
标签:u23 澳超

长期以来澳超联赛的教练和俱乐部不太重视年轻球员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本赛季U23球员的上场时间正在逐渐增加。根据Opta提供的数据,与上赛季同期相比,2019-20赛季的13轮比赛中澳超联赛的主帅已经给予了年轻球员更多的上场时间和首发机会。与上赛季相比,U23球员的平均上场时间增加了5.1%,同一名球员的首发次数增加了4.4%。在年轻球员的上场总时间方面,本赛季前13轮比上赛季多出了近两场比赛的时间,增长了3.4%。

虽然这种转变看似幅度不大,并不能弥补澳大利亚青训中存在的许多问题,但澳大利亚足协的技术总监Rob Sherman认为这些数字还是令人欣慰的。

“一些年轻球员正在得到更多的机会,这是一个着实积极的进步,”Sherman表示。“在让年轻球员转变称职业球员方面这是至关重要的,使得他们获得了一线队的经验。”

“增加替补人数的政策是有积极作用的(本赛季允许俱乐部增加2名U23球员作为替补)。这样的安排让主教练在用人上有了很大的余地。”

阿德莱德联队、中央海岸水手、惠灵顿凤凰和纽卡斯尔喷气机队是本赛季最愿意使用U23球员的的球队,而珀斯光荣、悉尼FC和西部联队更愿意使用年长的球员。不过悉尼FC和西部联队已经分别给予年轻球员四次和三次的首发机会。令一些人感到惊讶的是,墨尔本胜利和墨尔本城队在使用年轻球员上基本持平。

从传统上来看,墨尔本胜利由于未能给予年轻球员机会而饱受批评,而墨尔本城则由于愿意使用青年才俊而受到称赞。他们在U23球员首发次数方面相同(24次),而在年轻球员场均上场时间上基本持平(墨尔本城:183.7分钟;墨尔本胜利:18538分钟)。

Matthew Millar(纽卡斯尔喷气机)和Kiwi Gianni(中央海岸)是本赛季U23球员中首发次数最多的,Louis D'Arrigo和Ryan Strain(阿德莱德联队),Liberato Cacace(惠灵顿)和Keanu Baccus(西悉尼)以10次紧随其后。Millar的出场时间最多(990分钟),随后是Stensness(958分钟)和Baccus(932分钟)。

阿德莱德联队和中央海岸水手重点培养年轻球员

阿德莱德联队的足球总监Bruce Djite在2019年6月入职,从那时起他就希望培养本土的年轻球员。起初俱乐部计划签下一名成熟的球员来替代队中的主力球员,6号西班牙人Isaiais,后者在上赛季离开了俱乐部。从2017年开始Isaiais成为了球队的队长,2013年加盟球队后他已经成为了球队的头号球星。他让球队有效地运转,影响着球队的节奏和风格。Djite和阿德莱德为了替代Isaias所做的彰显了他们的方法。

“我们确实在赛季前寻找6号球员,但我们也给了18岁的Louis D’Arrigo一个机会,他做得很好,因此我们在转会市场上将重点从寻求6号球员转为寻找其他位置的球队,”Djite表示。

“他每场比赛都踢得不错,他是与众不同的。我们有许多出色的年轻球员,你要做的就是给他们一个机会。有时他们可能会令你失望,但多数时间里他们会带来惊喜。”

“我们可以用另一位名气很大并且履历出色的6号球员来替代Isaias。但那样的话D’Arrigo将会在青年队度过一年。从长远来说这对于我们没有好处。对于D’Arrigo本人和澳大利亚足球也没有好处。”

“得到好处的是来到这里效力一两年赚得一笔不菲的收入然后离开的球员。”

Al Hassan Toure、George Blackwood、Riley McGree、Ryan Strain和Nathan Konstandopoulos,加上D'Arrigo,都是本赛季在阿德莱德发挥出色的U23球员。除了Blackwood之外,他们都在阿德莱德附近的家乡小镇里踢过低级别的比赛。这并不是巧合。阿德莱德联队以及总监Djite从西甲的毕尔巴鄂竞技得到了启发。这家位于西班牙巴斯克地区的俱乐部只引进具有巴斯克血统的球员。

“这是阿德莱德联队可以发展的某种理念,”Djite表示。“南澳大利亚人具有很强的地区观念。我在新南威尔士长大,但从未听过任何人说过‘新南威尔士人’,而是‘南澳大利亚人’。每天你可以听到10次这样的说法。”

“为了俱乐部在商业和成绩上取得成功,我认为我们有必要采取一定的策略,培养我们自己的年轻球员。”

Djite表示本赛季新主帅Gertjan Verbeek对于阿德莱德年轻球员的崛起发挥了重要作用。他称在初来乍到时教练很容易会选择年长的球员而放弃年轻球员。

“年轻球员一直都在那里,他们只是未能获得机会,”Djite表示。“重点更多的是给予年轻人真正的机会。”

中央海岸水手主帅Alen Stajcic认同Djite的理念。当球队还是澳超联赛的强队时,他们就开始使用马特-瑞恩、罗基奇、赛恩斯伯里和耶迪纳克等澳洲的未来之星。

他们目前发挥出色的年轻球员包括Daniel De Silva、Stensness、Kye Rowles、Sammy Silvera和Lewis Miller。

“这支俱乐部成绩的下滑几乎是与流浪者和其青训的崛起相呼应的,”Stajcic表示。

“去年我们设立了试训期,邀请了30名球员试训,从中选择了Sammy Silvera。他获得了”

澳大利亚足协的技术总监Sherman十分了解改善澳大利亚青训所需要的工作。他希望在国家年轻联赛有更多的比赛,支持国家的二级联赛。

Sherman、Stajcic和Djite都认同青训的经济利益。他们都希望看到自己的顶级球员出售给富有的俱乐部,然后将资金回馈给培养球员的俱乐部。

“为了联赛的长久发展培养我们自己的年轻球员,但同时也为高水平历史培养球员是我们商业计划的一部分。二者都用很好的经济意义,澳大利亚球员有潜力去海外联赛发展,他们只是需要比赛时间,”Sherman表示。

Djite补充说:“我们想要看到这些球员获得成功,进入更高级别水平更高的历史。我不想看到Riley或者D’Arrigo和Toure这样的球员在合同到期时还在这里效力。”

国际大赛,比如目前正在进行的东京奥运会的预选赛,也是十分重要的。

“青年级别的赛事是大有裨益的,因为他们可以在大赛中脱颖而出;合适的球员在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年龄可以提升澳洲球员的形象,这可以让国家队和俱乐部都可以受益,”Sherman表示。

西甲新闻相关新闻